姬汁土豆妮

LLer

香子的生日

脑洞源于手游恋为光过生日的剧情

有点偏中之人的设定   特别是小日向

ooc警告  微R18  是对话小说  点击屏幕就可以了


链接见评论

【曜梨】As Long As You Love Me(5.5)

觉得还是写一下梨视角比较好,在军训没啥时间,先写的手稿再码成字
===梨视角===
无线电中保安报告监控摄像头坏了,他们开始行动了,偶尔能听到消声手枪的声音,大概是倒霉的保安吧,没必要为这些局长的雇佣兵伤心。

银行中的其他顾客还没发现异常,毕竟也只是普通人,没几分钟他们就完成了潜入,不得不说很专业了,银行的自我保全系统被人为开启了,但并没有响起警报,一般顾客还没反应过来,所有小原家的顾客就被子弹贯穿了脑袋,匪徒也没给他们留尖叫的时间,
像游乐园小丑般的声音响起“不想死的趴下,把手机放到地上,双手抱头”
没有人因为这滑稽的声音笑出声,被吓傻立在原地的人立刻被强制打到,我把拨通的手机丢在一个尸体旁边然后照做,我不想与这些人为敌,这大概是我生命中的最后一个任务,以打击黑帮为名,让我在即将被抢劫(他们没料到我知道)的银行做卧底,我也早对这白色背后隐藏污黑的世界失望了,不如去和天国的父亲团聚,希望天国有纯净的白色,


接线人员立刻反应过来这不是什么整人的恶作剧,不过在警车赶过来的时间里,匪徒早已打开了金库的门并打包好了钱,而且她们早已做好若被警察发现的逃跑计划。
门外响起了警笛声,身为警察的我第一次觉得这像是我的丧钟

这些匪徒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除了保安和小原家的人,其他无死亡,他们把我抓去当人质,这真是错误的决定,警察不会管我的死活

即使戴着滑稽的海象面具我也能看到眼前这人蓝色的瞳孔,如此混乱的场面,他却像风平浪静的海面,灰色的头发从面具的边角钻出


肩上架着M16,后坐力震得我发麻,警车在我背后爆炸,我盯着他的眼睛,他让我感到安心,趁他低头我笑了一下,戴着幼稚的海象(577)面具根本没有一点匪徒的样子嘛

枪声消停了一会,他突然抱住我转身,之后就是子弹射入肉体的声音,远处传来了狙击步枪的声音,那些表面上的同事果然放弃了我,他瘫在我身上,一个队友赶紧拉上车门另一个帮他治疗,配合的如此默契一定是多年的战友,担心,不是担心自己,而是怕他死去

接应他们的车来了,他拿着枪指着我,死前还能感受这样温暖的拥抱也死而无憾了,父亲死后,除了警校的朋友还没人为我做过什么,讽刺的是这样做的第一个居然一个陌生人,还是个银行劫匪,你在纠结什么,杀了我吧,但是你一定要活下去啊,

说不怕死肯定是骗人的,我还没为父亲报仇,我甚至还没谈过一次恋爱

他开枪了,但是子弹偏离了我的脑袋,他又抱住了我,我们被爆炸的冲击波击飞,他把我翻上,用自己当肉垫,我甚至能听到肋骨断裂的声音,为什么,为什么一个陌生人救另一个陌生人,这人很危险,危险到让我对世界有了希望

爆炸使她的面具飞了,原来是女人,灰色的卷发沾着汗,蓝瞳苦笑着

“对不起呢,把你拖下水”
不,没有你们我也会被杀的,以各种理由或自杀式任务

“杀了我,然后把枪扔掉和他们说你自卫成功了,他们也许不会再追究你什么”
她太天真了,警察的世界可不是那样的

她一定要活着!我得救她!


给别人拷手铐的人当然也会解手铐,所以永远拷不住那些人

她给了我她的手枪,杀了你?怎么可能下的去手?

谢谢你

我向旁边窜出来的警察开枪,我已经无法回头了

======
诈尸(不是)
谁再和我说大学是很轻松的我一巴掌糊死他
见面礼就是半个月的军训

【曜梨】As Long As You Love Me(4)

每次重新看自己的文都会发现bug
受伤了不能泡在水里的……别在意,防水贴也是有的

抱歉这么久了才更新,不过我也刚刚提交我的高考志愿,从成绩出来前的提心吊胆到出来后的忙忙碌碌,总算是把这个忙完了,感觉填志愿比考试还难
虽然剧情拖了这么久,果然我还是喜欢把甜的写多一点
再次感谢有人看我的傻屌文
=====曜视角======
把我叫醒的是在床边叽叽喳喳的麻雀
还有5天,毫无进展,不知道妮可前辈那边怎么样了,不过我急也没有用
穿好衣服第一件事是确认对方是否在家,不过她居然还在睡(这是我用热感望远镜看到的,emmm很奇妙)
确认完毕后就去洗漱,反正她还在睡觉我就先做早饭吧
脑子里无时无刻都是她,等我回过神来才发现我做了两份早饭

边吃早饭边看对面,诶?这人有起床拉开窗帘的好习惯,但是也有换衣服不拉窗帘的坏习惯,惊觉她将干嘛的我赶紧别过头,处理做饭也在想她的产物,好像吃不完了,嘛,塞冰箱吧,等差不多了我再看时发现她要出门了,喂,虽然昨天吃夜宵了,那也还是要吃早饭的啊,啊不管了,赶紧跟上

今天是工作日,清早的街上全是要去上班的人,在军队学的东西总算能用上了,紧盯目标,保持适当距离
我跟着她上了电车,哇人超级多,为了不跟丢我只能和她上同一节车厢,于是就演变成了我现在和她面对面站着,还好她在划手机,而我也简单的变了装(其实也就戴了顶帽子),电车运行的声音盖过了我的心跳,谢天谢地,

突然的刹车使整个车厢的人都向前倒去,我可是练过的,当然不会受这个影响,但是单手抓着吊环的樱内就没那么幸运了,她整个人倒在我身上,「司机干的漂亮」噫我在想什么
啊~和那天一样的柔软和香味,但我的小腹感觉到了不一样温暖,低头一看才发现她的手放在我的腹部,她感觉到手上腹肌的触感后迅速抽手地站好,
“抱…抱歉,您没事吧”原来用菱形嘴也能说话,这个人为什么这么可爱
“没事,没事”
她的脸好红啊,虽然估计我也好不到哪里去,不知道说些什么就这样看着她的眼睛,她也就这样看着我,还好报站的声音把我们从尴尬中救出,她逃一样的挤出了车厢,我也立刻反应过来跟了上去


她没走多远,停在了警局前面,我倒吸一口凉气,她去警局干嘛,她如果真的向警察透露情报的话,那我不得不杀了她,我根本下不去手,不然她早死了
她和门口值班的警察说了几句就进去了,我立刻跟上她,却被他们拦住了
“请问您有预约吗?”他们警惕的看着我
什么?她有预约的?樱内啊樱内,请你别逼我,我不得不顾及鞠莉和黛雅她们,但是我真的下得了手吗?

我不打算等妮可前辈了,我要亲口去问
坐在警局对面公园的长椅上盯着门口等她出来
但是我发现了点不对劲的地方,
门口旁边的一辆面包车,透过挡风玻璃可以看到里面的人也在盯着门口,后面的车窗都是封闭的无法确定有几人,我的直觉告诉我很不妙,黑西装白衬衫深紫领带还戴着墨镜,黑帮的风格,硬要说,小原财阀手下的秘密部门的风格,我只在老爷身边见过一次
他们应该不会蠢到在警局门口动手,我也还没被发现,

我瞥到了一抹酒红色,转头确认是她,事实如我想的一样,那些人看到樱内出来也都下了车
四个,哦不,五个人,平常的我也行能应对同样受过训练的他们,但是我受了伤,最糟糕的是我怕安检不便就没带枪,希望他们带枪了,我握紧了我的拳头

樱内小姐再这么迟钝也不会察觉不到身后穿着奇怪的人,她走的越来越快,,我只能远远的跑着跟上,他们熟练地把她围在中间,逼她走到没什么人的街道,最后拐入了一个没人的小巷,


“你们要干嘛!我会柔道的!你们最好滚远点!而且这是袭…”她看到了无声无息向最后面一个男人靠近的我
为首的男人并没有理会她的大喊大叫,第一个掏出枪来,后面的人也都掏出了枪指着她,
太好了,他们带了枪

好歹也是海军陆战队的,我突然冲到最后一个男人的侧面,精准地向他手腕来了一击,他没有背叛本能,吃痛地松开了手枪,我立刻接过打开保险瞄准他的脑袋就是一枪,然后迅速转身一个速射,没过5s,5个男人的头上就多了个洞,这也多亏他们带了枪,还是消音的免了很多麻烦

我看向惊魂未定的樱内
“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倒是你…”
我看了一眼红了一片的后背,啊,西木野前辈果然不会夸大其词,不能跑就是不能跑
“我恢复很快的”其实很疼的
我拉过还愣着的樱内的手腕“走”
“等…去哪?”
“我家,离你家挺近的,不过为了安全起见”
“好吧,”她把她外套脱下来“先穿一下这个吧,满身是血会很麻烦的”
我当然不会拒绝香香的外套啦


我们居然是一路沉默地到家的,她没有问任何问题,这么容易信任别人吗?
平安到家,把门锁上以后我才放松下来,我从冰箱里拿出剩下的早饭,放到微波炉里,按下加热后,才去拿医药箱,而她就在客厅里坐着看着我

我刚想重新包扎伤口就听到叮一声,就去厨房把加热好的早饭端到客厅,放在她面前
“不管怎样,先吃早饭吧,虽然已经到了吃午饭的点了”
我才发现她在看我的偷窥,哦不对,观察工具,“啊,那个是……”
“会魔法的又有腹肌的偷窥狂小姐,谢谢你的早饭,不过我建议你还是先处理一下伤口,我心疼我的血”
这下轮到我懵逼了“原来你都知道啊,哈哈”
“来吧,我帮你,我会一点紧急包扎术,警校必修的”
信息量有点大,不过这样她就能解释她为啥去警局了,我稍微松了口气,至少不用杀了她,等会她不是银行职员吗?
“噫!你干嘛!”突然解衬衫的扣子把我吓了一跳
“不是要包扎吗?”
我默默地顺从她脱了我的衬衫,趴在沙发上,然后解开我内衣的扣子
还好伤口不在胸前,她肯定听得到我的心跳声,为了遮住我通红的脸我把
头埋在沙发上,余光看到她从她的包里拿出了一个注射器(有盖子的那种,插进肉里会自动注射的)还没反应过来我就被扎了一针
“你给我打了什么!”
“止痛药……还有另外一点东西”无力感立刻覆盖全身
===
极度困倦
有错字还请见谅并指出

【曜梨】As Long As You Love Me (3)

起名废的我终于想到这篇文的题了,
源于后街男孩的一首歌,我很喜欢歌词,感觉很适合这篇,有兴趣可以了解一下
另外我发现以曜第一人称交代不全,然而我的第三人称的文笔极差,第一人称就已经很差了,
所以还得写梨子的第一视角,
另外我是拿苹果自带APP码的,格式蛋疼抱歉
真的感谢还有人愿意看我的傻屌文
原谅我的懒癌
那么以上废话
====以下正文(曜视角)====
我想时间越多越好,所以我不管西木野前辈的阻拦,硬是下了床
黛雅得知我受了那么严重的伤,鞠莉还分配任务给我非常生气,却也拗不过我,
一边噗噗得丝袜一边联络负责跟踪樱内小姐的人
但是关于我问“樱内”为什么眼熟却也和鞠莉一样闭口不提,
所以我使出了必杀技:撒娇卖萌
嗯,那非常羞耻,但对黛雅非常有用,豁出去了
“看着鞠莉长大的她的叔叔是被一个姓樱内的人杀的,你知道的,鞠莉她父亲很早就去世了,她把她叔叔当成义父来对待的,她叔叔是位非常能干的人,也本该是小原财阀的掌权者,可惜了”黛雅意识到自己说得太多了,那些都是鞠莉不想再提的事,于是马上打圆场
“这应该是巧合吧,杀了鞠莉叔叔的是一个警察”
那应该是巧合了,樱内小姐是银行职员
只是因为同一个姓而滥杀无辜,亦或是为银行的事而杀人灭口,我是绝对不会做的,更何况我很……感谢她?脑内闪过了她拿着枪对着我的画面,
我拍一拍脸颊,那个是梦,之所以会很真实一定是因为她确实有那样做过,不过那是在打警察,对呀,她杀过警察,“樱内”一定是巧合
不论如何,我现在只能慢慢调查这件事,也许等鞠莉冷静下来以后会好好和我解释的



我跟着黛雅的人来到了一个普通的居民楼下,他们告诉我樱内小姐就住在这栋楼顶楼,然后给了我把钥匙,说是对面那栋顶楼的,那套房正好在出租,黛雅为了方便我就替我租下了
他们把我的装备搬到房子里后就走了,我让他们替我传达给黛雅的谢意,黛雅的手下完全看不出是黑社会呢,比某些社会高层的人还要绅士,真的是黛雅的风格啊,等到鞠莉控制了小原财阀,真期待能合作呢

可惜我现在还不能有大动作,不然会扯到背上的伤,其实连走路都要忍着疼痛,所以我只能坐在窗前用望远镜观察对面的那层,可真变态

于是我心安理得地坐在窗边拿着望远镜观察对面那位
我看那人做饭差点把厨房炸了,而且哪有做汉堡肉放三大撮胡椒的啊,怕不是买买提风味,估计是不能吃了,
果然,看着樱内小姐咬了一口以后的表情,我才知道原来人类的嘴可以变成菱形
诶,那人打开了电视,难道不吃晚饭了吗,那怎么行呢,哎,我急也没办法


咦?咦??噫!樱内小姐洗完澡也不拉卧室的窗帘!
哇,身材真棒
等会!渡边曜你在干嘛?
我的理智让我强行放下了望远镜,我现在怀疑我在偷窥别人的生活,明明我只想了解她一般接触些什么人的,根本不需要像这样监视她啊,不过这样似乎挺棒的
哇这下真成变态了,不行,洗个澡去冷静一下,这么晚樱内小姐应该不会出门了吧

我把脸浸在水里,缓解一下因为刚刚劲爆画面而升高的温度,但是热水根本就没什么用,
虽然我看不见,但是我的脸一定超红吧
一旦放松下来闭上眼睛,脑子里就浮现她的脸,身后是爆炸的火光,那琥珀却异常冷静,因热浪而飞舞的发丝……
我知道我心跳得厉害,因为那牵动着我的伤口
我不知道我怎么了,也许我也知道

我没泡很久因为我想更快见到她
快速洗完澡,穿好衣服走到客厅的窗前,
对面房间没有灯光,大概是睡了吧
怎么睡觉也不拉窗帘的
我控制不住自己又拿起了望远镜
?!床上空无一物,被子叠得好好的
我快速找遍了她家,没人
我莫名地心头一紧,赶紧探出身去往楼下看
楼梯口有个身影,是她!
我立刻抓起外套钥匙冲出门外
电梯正好在顶楼,感谢这层的住户


还好还好,她没走多远,我还能看到她
深晚的街道没什么人,所以我只能远远的跟着她,每当她转弯我只能快速跑到转角,又躲在黑暗中等街灯把她的影子拉得很长
她停在一家24小时便利店门口,突然转过身来,
遭了这里根本没地方躲,我只能装作路人往前走,那天我戴着头套的,她应该是认不出我的
还好她好像只是随便一撇,马上又转过头去进入了便利店,要是被我以前的教官知道我把他教我的跟踪术全抛在脑后,我肯定要被罚

不过这下我也只能走进只有她一位客人的便利店了,嘛我也饿了,买点我最爱的汉堡肉吧
这个便利店有好多种汉堡肉啊,哪个牌子的最好吃来着……啊,是这个,这只剩一个了啊
我的手划过一排的汉堡肉,突然碰到了一个柔软的东西,在冰柜的冷气里格外温暖
我转过头发现是她!!
“对…对……对不起”大脑当机,为什么电影里老掉牙的桥段总是发生在我身上
“如…如果您也要这个汉堡肉的话请拿去”
“啊,不了,我可以买别的”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她的声音,非常好听,温柔成熟
“不不不,您没吃晚饭,您拿吧”
“诶,您怎么知道我没吃晚饭的?”她的眉头皱成了八字
这个表情好可爱啊,等会,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渡边曜,你个笨蛋
我只能打哈哈了“啊,我会魔法,我知道的”
噫,我都说了些什么,善子知道了肯定要吐槽
还好她没有深究我,“那谢谢啦”她对我笑了笑然后拿了汉堡肉去了收银台
我觉得我大概不小心觉醒了痴汉属性,千歌啊!快看!是天使啊!
等会,我这算在调查吗?
嘛对她生活习惯和微笑的研究也是调查的一个方面
我记得长官经常说不要贪图美色,我早就不是军人了,管他呢

我从她的笑容里缓过来,随便拿了个汉堡肉就去付款了
然后又远远的跟着她往回走
还好,我们都平安的到家了,我站在窗前确认她关好门,开始做汉堡肉后才去厨房处理我的夜宵
啊,这么说来,大半夜吃这个不会长胖么,我是经常运动的没事,可她……这么棒的身材
这似乎不是我该操心的事……
伤口好痛啊
=====
抱歉ooc严重,而且这章我码了三天,怎么改曜都越来越像我,像个痴汉,索性放弃治疗,我努力想好好埋伏笔的,但是就是不会,都那么明显,估计以后达不到有那种惊讶的感觉了
真的抱歉

【曜梨】As Long As You Love Me(2)

玩了几天才发现忘记这个了 连3rd第一场都过了(D1不就是考完试那天么) anju不愧为立德
睡前写的 我有个习惯就是 我自己写的文 我会反复改 而且写的基本都是废话 所以巨慢 而且还关了电脑又懒得再开了 ooc警告
以上废话
以下正文
(曜视角)
我好像做了很久的梦,
不知为何我感觉很冷,
微睁开眼 ,现在是晚上啊
借着月光,我看到了眼前的身影,
似乎有点熟悉,哦,原来是樱内梨子,但我的视力没有恢复,无法欣赏她的美丽,
奇怪,为什么我能一眼认出刚刚认识几个小时前认识的人…哦不对我好像昏迷了挺久的。

眼前的人渐渐清晰了起来,
但我第一眼看到的不是那精致的脸庞而是黑洞洞的枪口,它正对着我的脑袋,而它之后是我梦里不断出现的琥珀,
我知道我为什么会感到冷了,是杀气啊
我闭上了眼睛等待那颗宣告我人生终结的子弹,
为什么不反抗呢,因为这是我欠她的

但是我只听到了细微的叹气,没有消音手枪的呜咽

我再次睁开眼睛,眼前却是一片明亮,原来刚才的是梦啊,为什么我的梦都是有关她的呢
一下受到光的刺激就想用手挡一下眼睛,却发现我的手上插着针头正在输液,也对,我似乎刚刚和死神说再见,我并没有失忆,我当然知道我失血过多,身体再强壮也不能没有这红色的液体

稍稍适应一下阳光了以后才试着转头看看,果然床边趴着一个人,电视剧没有骗我,但是为什么是番茄红,
为什么我会觉得一丝失望

我又动了动手,想叫醒眼前的人,也成功了,那团番茄红动了一下,缓缓抬起
“唔…你…醒了?”一股起床气
!!
“西…西…西木野前辈?!”
“嗯?我姓西木野,不是西西西木野”
“是!在下渡边曜”
我不自觉就想敬礼,然而扯到了针头
我的表情肯定因为疼痛而变得难堪
噫,不能在前辈面前出丑,我勉强挤出微笑,不过一定是扭曲的
“噗哧”
她居然笑了,哇,对我笑了
我失望个屁哦,是西木野前辈哦,是西木野财阀的首席执行官,多家医院的院长,医术超神,是曾经有名的占领东京的组织—缪斯的一员,要不是她们组织解散了我现在一定在为她们服务,她们是我的偶像啊,惩恶扬善,上到作奸犯科者高官,下到打架斗殴者鼠辈,没有不敢办的,在她们控制下的东京可比警察的要太平
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咦,为什么会在这里遇到
我不知怎么开口问出我的疑惑,还好她看出了
“为什么我在这?朋友的朋友受了重伤,来帮忙是应该的,才不是和妮可酱吵架了而离家出走的”边说边绕着发尾
我似乎听到了点不该听到的东西emmm忘了吧
“感谢您救了我”
“能不能别您您您的,叫我真姬就好,我也叫你曜,还有你该感谢的不是我而是另一位和你一起来的酒红色头发的女子哦,你身体里的是她的血,哦对了,差点忘了,我立刻去叫黛雅过来”说完起身出去了
留下一脸震惊的我,她为什么要救我,之前为了自保而朝警察开枪我能理解,那……
我又欠了她一条命啊……

开门声使我回过了神,黛雅走了进来,坐在了床边,没等她开口我就先出了声儿
“樱内小姐呢?”
“谁…嗷,是不是和你一起的那个酒红色女人?她给你输完血就坚持要离开,就走了哦”
“她去哪……进来吧露比”刚想问才发现门框那边粉红的辫子,被我点到名而吓了一跳,探出了头看向黛雅似乎在征求同意,黛雅点了点头
“那个曜酱,这是刚刚收到的鞠莉姐的留言,我们已经和鞠莉姐报过你的平安了”
我接过手机,确认黛雅和露比出去了
按下了播放键
“曜,和你在一起的那个人质,杀了她”
不是想象中的用顽皮的语气大叫一声shiny然后祝早日康复什么的
竟然……
我立刻回拨了过去
没嘟几下就接通了
“喂”这是我认识的鞠莉吗?隔着信号我感受到了严肃与隐藏的怒意
“鞠…boss…为什么…”
“不要问为什么,杀了她,这是命令,我给你三天时间养伤,三天时间找到她杀了她,成功之后再联系我”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鞠莉,我坐在床上发呆,令我惊讶的不是这个命令而是曾经身为军人的我第一次想要违抗命令

打断我的是端着水果进来的黛雅,她似乎猜到了什么
“千歌都和我说了,”「千歌那个大嘴巴」我内心吐槽了一下
“你们这次行动并没有成功把老爷推下台,鞠莉桑似乎对此很生气,连果南桑哄她都没用,也拒绝交流”
“……黛雅桑,你应该不会就这样放樱内走吧”
“当…当…当然啊,难道我还派人跟踪她?”我看着她摸嘴边的痣,就知道答案了,多亏果南爱乱说别人小秘密
“黛雅桑,这很重要”
“……她是悄无声息的走了,她的姓氏很眼熟,为了以防万一我拜托妮可桑调监控找到了她的住处”
我就猜到,在道上混的都是有留一手的
对了,还有妮可前辈
“那个,黛雅桑,能不能叫一下西木野前辈”

没多久西木野前辈就来了
“西木野前辈,能不能打个电话给您夫人,我有事想拜托她”
“可以是可以,她最近不忙,但是我们还在吵架中,接不接我就不知道了”
嘟嘟嘟……咔(电话接通的声音)
“小真姬,妮可我还在生气中,请别再打我电话,也请别回来,听到没有别回来,我才没有想你呢”果然名不虚传的一对傲娇
“……喂,您好……我不是西木野前辈,我叫渡边曜,矢泽前辈,能不能帮我查个人,樱内梨子”
“额,咳咳,可以是可以但是请遵守规矩,先来后到,你现在排在第9个,在你前面还有8个委托要处理,我尽量快点”原来不忙是这样的
也对,这么多委托也正常,矢泽妮可是日本第一的骇客,当然也是缪斯的一员,曾经为了和爱人一起观星而骇入国家电网使一半的东京停电,至于另一半为什么不是因为西木野的医院与公司在那一半

三天时间足够我恢复到可以举枪射击了,我的恢复力我一直引以为傲,但是我不想杀我的恩人,既然鞠莉不愿说,妮可前辈要好几天,那我只能自己去观察她,调查她的身份,而且刚才黛雅说的一句话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想樱内小姐不是普通人

============

抱歉梨子没有出场

我感觉我真的特别喜欢说废话

另外说个事曜是AB型血,梨子是A型血,理论上是可以A给AB输血的,虽然现实中风险很大,所以不要纠结梨子给曜输血了

【曜梨】As Long As You Love Me(1)


这种有敏感词也算正常吧
只能放图了
「」是心之所想(有的也是但我忘打了)

【曜梨】迟来的祝福

现在还不算迟吧,懒癌晚期的我还是肝出来了贺文
困死了不知道写的什么鬼,越写越崩
总之
曜ちゃ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以下正文
门口传来了开锁的声音,归者在楼下就看到自己家灯亮着,然而打开家门并没有人迎接自己,她听到了细微的人声,便知道恋人又开着电视机睡着了,换下鞋子蹑手蹑脚地走进客厅,酒红色长发的恋人缩在沙发上,她俯身毫不费力地将恋人公主抱起,再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到床上,生怕吵醒累了一天的她,她应该也刚到家不久吧
两人同时加班什么的真是太痛苦了,不过以此换来一天的假期是值的
替她盖好被子退出卧室带上门
吃完恋人准备的夜宵再去洗漱,等到忙完去睡觉已经将近十二点了
掀起一角被子钻进去,真令人安心的温度啊
瞥一眼旁边的钟再看向熟睡的恋人
“看来今年的第一声祝福不属于梨子酱了啊”曜小声嘟囔了一句
不过有恋人在身边的日子,每一天都是幸福的,何必在意这一句话呢,况且最多迟到不可能被遗忘,没有什么比将来的无数个这一天都能一起度过更令曜快乐了,
曜将怀里的人搂得更紧了,而恋人也似乎感受到了她的怀抱,转过身来
“唔呣,曜…酱……生日…快乐,永远…爱你…”
曜又看了一眼钟
00:00
手机屏幕之后才亮起,是朋友们送来的祝福啊
什么嘛,犯规啊,梦话什么的,瞬间击沉了曜型驱逐舰
曜摩挲着怀中人无名指上的戒指
“看来今年你依旧是第一个呢”
曜轻吻了恋人的额头
“晚安,梨子酱”

————
第二天曜不告诉梨子其实她还是第一个送祝福的,梨子各种颜艺逼问,然后提刀去砍手机上第一个送祝福的千歌
而此时的千歌正人畜无害地吃着蜜柑同时奇怪曜为什么已读不回复
她感到了一股恶寒
最后是曜变身大灰狗,向梨子要不是第一个祝福的赔礼,然后强行变成大灰狼来向梨子要自己的生日礼物才化解了这场杀人未遂案
之后她们大干了一场
而住在她们家楼下的千歌表示她想搬家

这张图稍微解释一下
黄色的都是缪斯帝国的 红色的是萨里昂
左下亚麻色是达夏公国(字的从大到小对应城市 城堡 村落)
至于标出伊美尔虽然会略剧透一点 但是有用的